蛤蟆鞋

  • A+
所属分类:民间鬼故事

我家坐落在南方一偏远的农村,村子叫高坝庄,是以村尾那座防洪大坝得名。村民们大多都姓赵。但也有寥寥几户外姓,正如我,我叫陈成。

我自幼留守,跟奶奶相依为命,父母离乡数年,从未回来过,渐渐的,我也就将他们淡忘于脑后,只一心希望能与奶奶安稳平定的生活。

但往往事与愿违,在我九岁那年,一只蛤蟆鞋彻底颠覆了我的命运。

……

那日正好是我八岁生辰,奶奶傍晚时分,准备要炖只鸡给我庆生,我坐在炉灶旁等的无聊,就偷偷跑出去玩,结果刚好被赵万虎撞见,但鉴于我过生辰,他也就没有多管。

赵万虎是我童年时期,最厌恶和害怕的人,他是奶奶的亲弟,我见他得叫声三爷爷。我对他的厌恶和害怕,那可真是刻在骨子里的。

我赖床,他打我。我贪玩,他打我。就连我下河摸鱼,他也打我,还吓唬我河底有青脸鬼……总而言之,关于我的一切,他都要插一脚!

言归正传,我在村里转悠一圈,愣是没见着一个玩伴,但又不想回家,怕碰上赵万虎。

寻思一番,我决定去高坝后边的湖滩碰碰运气,听蛋子说,那里时常有野龟上岸,手脚利索些,总能逮到几只。

刚到湖滩,就见不远处有一只野龟,我顿时心情大悦,但等我蹑手蹑脚的走近后才发现,那哪是野龟,而是一只做工丑陋,鞋底有一指厚的黑布鞋!

也是后来我才知道,这黑布鞋名为蛤蟆鞋,是死人脚上穿的。

我本有的兴致瞬间一扫而光,但玩心仍起,就将那黑布鞋套在脚上,学起赵万虎走路的模样。

同时,离我百步远的坝头上,突兀出现一道朦胧的红色身影,我眯着眼睛仔细看去,大致确定那是个身着红裙的女孩,看个头,年纪应该比我长几岁。

紧接着,女孩竟朝我轻嗲的喊了一声爹!那声音甚是动听,我不由得一愣,回过神,又急忙告诉她认错人了。但心里却挺兴奋的,这还是头次有人叫我爹!

我正偷乐着,突然感觉后脑勺一股凉意抚过,下意识扭头看去,身后却空荡荡的。等我再转过头,那女孩竟也不见了。

这可把我吓的不轻,顾不得脱掉那黑布鞋,拔腿就往家里跑去。

结果我刚进到院子里,卧在墙角的大黄狗突然警惕的冲过来,目光不善的紧盯着我,发出低沉的嘶吼声。

奶奶闻声急忙从屋内出来,看到我后,她脸色顿时大变,尖叫道:“成成,你咋踮着脚尖走路呢?!你脚上咋穿的蛤蟆鞋?!”

奶奶话音刚落,我就毫无征兆的眼前一黑,昏晕过去。

……

再醒来时,我躺在自家炕上,奶奶与赵万虎就坐在一旁,正聊着什么。

见我醒来,奶奶急忙端来一碗黑乎乎的水,让我赶忙喝完后,她紧蹙着的眉头,才略微松了些。

过了几分钟,我突然感觉胃里顿时一阵翻腾,趴在炕沿上干呕了半天,但也没吐出什么。

缓了口气,我问奶奶,给我喝的那水里面掺和了啥东西?

坐在一旁的赵万虎脸色甚是难看,缓缓道:“你莫要担心,那水是用来驱散你体内阴寒的符水,干呕也是正常现象,过会儿就好了。”

我怕他又会打我,急忙往奶奶身后挪了挪。

赵万虎见状,眉头一皱,使劲的叭咂一口烟枪,冷哼道:“你被厉鬼缠身,几乎是丢了半条性命,我还打你做甚?!”

听到这话,把我着实吓得不轻,但我很快便冷静下来,赵万虎是这十里八乡的端公,这种鬼怪之事,一般都难不倒他。

“也罢,看在你过生辰的份上,我就帮你这一次。”赵万虎难得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我说道。

……

一直等到傍晚时分,天色逐渐变黑,赵万虎搬了一张木桌出去,在院子里设坛做法。

我陪着奶奶在一旁坐着,等东西都摆放好后,只见赵万虎拿起那只蛤蟆鞋,然后点了几柱香,嘴里一直念念有词。

不多时,突然一个脸色铁青的中年男人牵着一个红裙小女孩走进院子里,我这很快便认出那个女孩就是压大坝上喊我爹的人,同时我还注意到,他们走路时都是踮着脚尖的,这就说明他们不是活人,而是鬼。

我登时吓得往奶奶怀里一缩,但赵万虎却很是自然的走到两只鬼面前,厉声说道:“无缘无故,你们纠缠我家小娃做什么?”

中年男鬼猛的转过头,用他那毫无光彩的瞳孔紧盯着我,僵硬的说道:“必须死!”

“不去打听打听,就敢在我面前放肆!”

赵万虎冷喝一声,拿起一把桃木剑直接刺向男鬼,谁知那男鬼居然有些本事,竟不怕桃木剑,反而用手去挡。

几个回合下来,赵万虎有些落入下风,我一颗心高高悬起,听那鬼的话,是要杀了我的。

“孽障,你究竟害死了多少人,身上竟有这么重的戾气。”赵万虎停手,急忙跑到我旁边,向男鬼问道。

“桀桀桀桀……只要是欺负过我女儿的人,我都杀了!”男鬼随口说道,仿佛视人命为草芥一般。

也是那时我才明白,怪不得他说要杀了我,原来当时我穿着男鬼的蛤蟆鞋,那女孩把我错认成男鬼了,还叫了声爹,在男鬼眼里,我就是在欺负他女儿,而从我突然感觉脖子上有人吹了一口凉气开始,那男鬼就已经缠上我了。

“你究竟要如何?!”赵万虎怒视着男鬼,并同时用手势暗示我,让我拿桃木剑捅闹鬼的天灵盖。

“我要他死!”男鬼很淡然的说道,他杀人太多,不认为赵万虎能打过他。

就在这时,赵万虎突然跳起,双手结印,猛的抱住男鬼,将其牢牢困住,并同时朝我大喊一声,“快!”

我先前就得到了暗示,一把捡起地上的桃木剑使劲的插进了男鬼的天灵盖,随着一声惨叫,男鬼便消失了,只是我用力太猛,直接透过男鬼的脑袋,将赵万虎的脸上也捣出一点血印。

女孩成为鬼没多久,也没杀过人,所以赵万虎就将她渡入轮回了,而男鬼则罪孽深重,六道不容,只能烟消云散。

由于我在生辰穿了蛤蟆鞋,又被鬼上身,所以命格受到阴气的影响,身体也变得阴盛阳衰,是很容易撞鬼的体质,为了能保护自己,我便拜赵万虎为师,学起了端公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