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坊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前面是一个小小的美容店,赵计奕停了下来了细打量着它的门面不大,装潢普通,存都市霓灯放彩的背景下毫不起眼这就是他要找的地方吗?他又看了一眼招牌:画眉坊不错。就是这里,于是他走了进去,

里面是不到二十平方米的空问,空气中飘散着好闻的淡淡香味。却冷清得连一个客人也没有靠着化妆台的地方,斜倚着一个神情慵懒的的衣女子,见赵计奕进来,她并不起身,只抬起眼来,却不像是做生意的样子。

这个女子,应该就是画眉坊的主人柳如眉了,这个名字赵计奕已在调查报告中反复看过此刻,鲜活的人在眼前,他的目光中不禁带上一丝探究的意味,她的长发是隐隐的青色,眉如柳叶,眼睛像一汪湖水,清澈而深。她的皮肤柔腻近乎透明,警个人带着苍白的光芒她周身散发一种奇异奠名的气息。

果然不是普通的女子,赵计娈想。

“请问您要做头发,还是……”女子开口道不是热情迎客的口吻,但带着淡淡温暖的意味若真是来做美容的客人,想必会被她高雅的气质和亲切的态度吸引。

就连赵计奕,也在一时间改变了原先的打算,他决定开诚布公存她面前。旁敲侧击仿佛没有意义。“不,我是来找人的”他说,“柳如眉小姐”

“我就是”女子微微一怔,“有事吗?”

赵计奕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美艳惊人。“这个人,曾经来过这早,你给她做过美容吗?”

柳如屑看了一眼,淡淡道:“是啊,她叫顾霏,半年前是我这里的常客,但已经很久没有来了。”

“死了。”赵计奕注视着她,“我是负责这案的警察。”

这两个消息都没有计柳如眉露出丝毫惊讶问:“她是怎么死的?”

“自杀”

“既然是自杀,你又在调查什么?”柳如眉微微一笑。好像看穿了什么。

“是啊,赵计奕存一旁坐下来,这就是这个案子奇怪有趣的地方

顾霏是自杀身亡的,这一点确切无疑,事实上,那天是源弘娱乐公司与她正式签约的日子,签约之后是一场庆祝洒会,顾霏整天都相当平静,酒会上光彩照人然后她爬上大厦的楼顶,像只是去吹吹风,谁承想,片刻之后她竟从上面跳了下去。

”不,她没有喝醉,一直都很清醒。“当时一直在她身边的经纪人程青说,”我根本没想到她会那样做,直到她跨上栏杆我才发现事情不对。她甚至还回过头来,脸上带着清楚的笑,‘去吧,不管是美的,丑的,一切都将烟消云散……’她最后说了这么句话,然后就……都怪我没有及时阻止她……“程青后悔莫及。

许多人目睹了顾霏像一根弱毛般飘落的情景。在她坠地身亡的那一刻,”源弘公主“的神话随之破灭了。

顾霏的确像一个神话赵计奕接手这个案子后细细了解了她的生平她虽然一直做着明星梦,但相貌平平,也无一艺之长可是,不知为什么,半年前。她突然像脱胎换骨似的,变成一个让人惊艳不已的美人。而且,更是存由源弘公司主办的全国最大规模的选美大赛中脱颖而出,摘得”源弘公主“的桂冠。从此,一条梦寐以求的星光大道存她面前展开。就在这春风得意的时候,她竟自杀了。

不是为情,更不是为钱警方经过调查几乎排除了一切理由和可能,案子陷入了僵局。若不能打破,便只好以自杀定沦但事情好像又不那么简单,幸而,顾霏妈妈痛不欲生的…句话引起了赵计奕的注意。”都是那整容害的呀……“她说了一半,却忽然住口。

不错,顾霏生前向外界从不承认自己动过整形手术认识她的人也只是觉得她变得极美丽,但相貌却没有改变这是一种莫可名状的感觉,源弘公司的人曾说:”你没有见过顾霏,我们不是没见过美女,但她的美貌是惊心动魄的,照片根本不能比,否则。源弘公主,也不会轮上她……唉。太可惜了……“其实赵计奕看照片已经觉得这是一个绝世美人了,她还能美到何种程度,他实在无法想象了。

但是,问题难道就出在这里?

劝说了一番,顾霏妈妈才吞吞吐吐地说她去过的美容院叫画眉坊。毕竟顾霏已经死了,再隐瞒什么也没有意义,何况这还有助于调查。

这个名字让赵计奕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他想起另一桩莫名其妙的发疯事件,当事人也常去一家叫画眉坊的美容店,当时他以为这是个无关紧要的细节。那么,这两件事,会有联系吗?

所以,此刻他坐在了这个看似与这些事件有着神秘联系的地方。一面前叫做柳如眉的女子,不算美,却带着一种难以言语的气质。她淡淡微笑着,让他觉得这是一场棋逢对手的角斗。

作为一家美容店,画眉坊是相当简陋的。它没有任何进行大型整容手术的条件和设备。可就是这样奇怪,顾霏和另外一个女孩,都是经由这个地方,变得貌若天仙。

然后她们或者死了,或者疯了。

”有顾霏以前的照片吗?我想看看。“赵计奕说。

柳如眉并不答话,只是站起身来,打开了一个角落里摆放的电脑。她调出几张照片,上面的人的确是顾霏,可是那个顾霏,只有着平庸之极的一张脸,赵计奕以男人的眼光来看,连中等水平都算不上。甚至,有一些丑。

”这就是顾霏。“柳如眉轻声道。

”美容知识我不大懂,可是,你是怎么使她……“赵计奕斟酌了一下,”和原来判若两人的?“

柳如眉轻轻地笑起来”你觉得后来的她,漂亮吗?“她反问。

”平心而论非常漂亮……“

”那么,“她打断他的话,”我们来看看她之前的照片如何。“

赵计奕想说他早已看过不是还带了一张来吗?但他的话没有出口柳如眉打开了另一张照片。

上面的脸孔。简直已不像是脸孔了皮肤上布满了烧焦的痕迹,眼睛口鼻都是黑色的洞。几乎难以辨认。它们扭曲着,挤成一团,极为骇人、整张脸既狰狞,又有些可悲的意味。就连看的人,心底也升起厚厚的寒气,这是一张叫人做噩梦的面孔。

赵计奕胃里好像有什么在扭动就算见到腐败的尸体,他也不会有任何不适。这么多年的侦查生涯让他早已麻木。可是,这张脸太可怕了。

”你相信吗?这是整容之后的顾霏。“柳如屑飘忽的声音,幽幽地回荡出一缕诡异的味道。

像是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照亮了赵计奕心底某处尘封已久的角落。在他回忆中曾有另一张脸与此相似。那是他见过的,惟一与这个场景重叠的画面,也是他不愿回想的记忆。

那是八年前,他刚刚从警校毕业,来到刑侦队工作、那时他很年轻,性子急,充满了英雄的梦想与建立功勋的渴望在一次追捕越狱杀人犯的过程中,他一直一马当先,最后,把罪犯逼至公园早的一个死角。

罪犯自然不愿束手待毙本来,公园里的游人早该让这个场面吓得避之不及,四周应该空无一人才对,谁知道,那个角落里竟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她好像是看书看得太认真了,直到骚乱冲至面前才呆呆地抬起头来。几乎存顷刻之间就落到了那个逃犯手中。

”别动!别过来!“歹徒扣着人质大叫。但赵计奕却露出嘲讽的笑意,这时候,对方已是手无寸铁。难以在瞬问对人质造成致命伤害。所以,他反而踏上前一步。

突然,那个歹徒像变戏法一样,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玻璃瓶子。瓶子里是透明的液体,他扔掉了盖子,将瓶口对准了小女孩的脸。”这是硫酸!“他声嘶力竭地大叫,”再过来我就泼到她脸上了!“

赵计奕一愣,大脑飞快地运转起来。真的吗?那是硫酸?宁可相信是真的。现在怎么办?

他的犹疑让对方放肆起来。歹徒逼他一步步退开,不准动。放下枪其它的要求赵计奕都可以照做,但叫他放下枪,却是他无法忍受的。在年轻人心里,丢下枪无疑是莫大的屈辱。歹徒此刻也并不敢轻举妄动。双方僵持了好几分钟,直到听见大批警察向这边包围过来的声音。

不知为什么,赵计奕觉得热血猛地涌上了头顶,在歹徒一分神的瞬间,他下意识地开枪了。

应该说他的枪法很准,正中歹徒的手腕。对方手中的瓶子翻落,正砸在女孩子的脸上。液体倾倒而出,四处飞溅赵计奕飞快地补上一枪,然后冲了上去,女孩子撕心裂肺的喊声刺得他耳鼓发痛。他抱起她,她死死地捂住脸,剧烈地扭动身体,痛苦在噬咬着她的神经、那是一种非人的折磨。

那个瓶子里,真的装满了硫酸。

下一秒钟他的同事蜂拥而至?救护车仿佛也是在顷刻间就抵达现场,女孩子被送往医院了。赵计奕站在一旁,心中却茫然失措,毫无成就感和喜悦。

事后,他受到了很高的嘉奖。”孤身一人制服越狱逃犯,挽救人质生命“,这是报纸上报道他的事迹时用的标题多么光辉荣耀……赵计奕心想。可是,他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心里却沉重不堪。也许,当时让同事们包围住现场,稳定下局面,用上谈判之类温和一些的处理方式,一切会有更好的结果。也许那个女孩就不会惨遭毁容的厄运。

是什么促使他扣下扳机?仅仅是因为使命感吗?这个问题赵计奕想了很久,很久,最后尽管他万分不愿承认,却还是承认了那个事实: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膨胀的虚荣心他渴望证明自己的能力,渴望独自一人解决穷凶极恶的罪犯,让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他的心在很长的时间里充满负罪感。他曾去医院看望那个女孩子,她的脸包裹在层层纱布里面,小小的身躯不停地在颤抖。他不由得去想象她被烧毁的面容,胸口一阵难受,胃里也像有什么在扭动。

那感觉就像他今天见到柳如眉电脑上的照片一样

是的,虽然这么多年过去,那件事已几乎被他遗忘、可是此刻,往事突然变得历历在目。赵计奕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那照片与当年女孩子的脸有着某种联系吧。他现在是在办另外一桩案子。可是,柳如眉说的话未免太过奇怪。

夜渐渐地有些深了:赵计奕把精神集中到眼前的事情上来。他越来越相信,柳如眉身上,画眉坊中,隐藏着的秘密是一切的关键所在。

”你相信吗?这是整容之后的顾霏。“柳如眉轻笑着说、

赵计奕心中一动,难道顾霏做过两次整形手术?第一次失败了,变成这种非人的模样,后来……可是如果要说后来柳如眉将她的面容修复到那种美丽的程度,又实在是不可想象的。

那么,柳如眉在说谎?

可是,她丝毫没有躲闪之色。对赵计奕的疑问,她不答,却说:”想跟我去另外一个地方看看吗?许多照片,会有你想看到的……只是需要足够的勇气。“她苍白的脸上,忽然露出冷冷的神色

”当然。“赵计奕爽快地说,今天他本就是来一探虚实,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深入了解的好机会,

于是他们站起身来,柳如屑锁好店门,两人一起走进都市深处闪烁的夜色中去。

柳如眉不肯用车,只愿步行赵计奕觉得他们走了很久,他暗暗记着路线。越走越偏僻,显然是到了郊外,四周的景色渐渐透出一种落寞的荒凉终于,他们停在了一所小屋前,柳如眉拿出钥匙,打开门小屋中的陈设普通,看起来是她居住的地方惟一特别的是,这里的东西几乎全是白的,没有任何其它色彩,没有任何其它装饰,不经意间,给人一种荒寒的感觉。

”不要停下来。“柳如眉道。她麻利地点燃一根蜡烛,不知怎地,沙发背后就露出一个缺口,她也不理会赵计奕,径自弯腰钻了进去赵计奕毫不犹豫,紧随其后。他发现就如同电影一般,事情越来越微妙,越来越有趣。

下面是一条狭长的甬道,脚步声发出清脆空洞的回响,冰冷的石墙,阴暗的烛火赵计奕有种不安和恍惚的感觉,不过他职业的警惕性让他仍对周围的一切有细微如丝的敏感。

甬道尽头是另~个房间,不大,但却让人觉得空旷。在他们踏进的一刹那,柳如眉手中的蜡烛突然放出耀眼的光芒,明亮而苍白,奇异而炫目的火焰闪动跳跃。

也是在同一瞬间,赵计奕看清了白色火光照耀下的四壁墙壁上贴满了面容不清的照片不,那不是照片,而是静静悬浮在墙面上的一张张脸右边的面孑L妖艳动人,神情中却都隐含深切的哀伤:左边的,全都扭曲可怖,状如厉鬼,比之前赵计奕在画眉坊见的那张照片有过之而无不及。顾霏的脸也在其中,似笑非笑,叫人毛骨悚然。

”你究竟做了什么?“赵计奕的语气中不觉带上了怒意。柳如眉转过身来,举起蜡烛,她不明含义的笑容在朦胧的火光后变得模糊起来。有一瞬间,赵计奕仿佛看见她苍白的面容与那些残破不堪的面孔合为一体。一定是幻觉。他狠狠眨了眨眼,她的脸还是最初那样深沉的静,她大而清澈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望着他,

”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她淡淡地说,”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还是个小孩子。“她说着。波澜不惊的声音量,竟带上一丝疼痛的意味。

”有一个女孩,人家都说,她是一个丑女,非常丑。她知道他们是对的,她自己甚至从来不敢直视镜子,更不要说别人对她的印象了。她一直生活在这种阴影里。初中的时候,为了逃避,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上学。那里没有曾认识她的人。

“可她还是要在人群中生活。渐渐地身边的人也都接受了她的样子,也有了几个朋友,顾霏就是其中之一,她们几乎无话不谈。那时候,城市里在举办一场很盛大的学生写作比赛,获奖的人能获得很好的奖励和发展,她和顾霏都参加了。顾霏认识组委会的人,在她提前得知好朋友获得大奖的时候,暗生嫉妒。她想方设法左右评奖的结果,最后竟然将女孩的照片暗地里给了组委会,女孩实在太丑了,这项赛事需要一个可供包装的少年新星,组委会犹豫许久,取消了原来的名单,把大奖给了另外一个人

”当然这些女孩都是很久以后才知道的。几乎是她知道的同时,发生了另一件事?她有着甜美的嗓音,本是学校广播台的播音,在校园中也有小小的知名度。有些不认识她的学生,给她写来热情的信,甚至还有情书。这是她能拥有的,全部小小的虚荣。可是,与她竞争广播台位置的另一个叫王雪怡的女生。一夜之间将她的照片贴遍了整个校园,甚至是校门口。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那甜美声音的主人是如此丑陋的一个女孩。她的节目不再受欢迎,也因此,失去了广播台的职位。

“这对她无疑是雪上加霜,女孩子小小的世界仿佛重重倒塌。她想到了轻生。在一个傍晚,来到了荒郊外的河边。”

柳如眉停了下来,凄然一笑。赵计奕已被这故事扼住了心神。但他隐约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他说不上来,一思考便头疼欲裂,可是背后一定还藏着什么的……“后来呢?”他不由自主地问。

“后来她被一个女人所救、”柳如眉继续不缓不急地讲下去,“她带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走遍无数不知名的奇异之地。有一天,女人问女孩:‘你想得到美貌是吗?有一个方法,也只有一个方法。至于代价,看上去很少,你渐渐地才会知道它多么高昂。你相信自己的勇气吗?你想试一试吗?'

”女孩立刻答应了,那个代价说来普通不过,既不是要她的舌头,也不是要她的腿那只是一种幻术,所有人的眼睛都会被蒙蔽,只有你自己不会相反的,你会看到自己的面目愈加丑陋,甚至是畸形的容貌,不管是在镜中,还是照片里,都是如此女孩看着镜中的自己,那是多么的可怕啊!比她原先还要可怕上千百倍、可是,别人眼中却完全不同,再没有人为她异常的相貌对她侧目而视了

“然后她回到了原来的那个城市。”

赵计奕倒抽了一口冷气。他飞快思索着“那么,你对顾霏也实施了这种手术,或者说……幻术?”

前因后果渐渐明朗,试想,顾霏听着旁人对自己美丽的赞美,可在自己眼中。她却是阴暗可怖的一个怪物。她可以不照镜子,但是她的大幅照片被贴满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她不得不带着这张脸在镜头前骚首弄姿,她一定做了许多的噩梦,然后在无数的噩梦中,终于支持不住地崩溃了。

但是赵计奕觉得还有什么是他没有想到的……眼前这个女人太过可怕,竟能想出这么恶毒的方法来折磨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柳如眉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冷冷一笑。道:“你一定觉得这样的报复太过狠毒是吧?可你不要忘了,我自己也忍受着同样的折磨。而顾霏,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但在确信这种方法的真实之后,她还是迫不及待要求改变自己的样子,、她这些年想成名想得快要发疯,事实上是我让她如愿以偿。这又有什么过错呢?”

这话倒让赵计奕一时无法辩驳。他觉得有些头晕,定了定神,道:“那么另外一个受害者,就是王雪怡}了?”

“不错,其实就是王雪怡告诉顾霏的。当然她们并不知道画眉坊的柳如眉就是当年的那个女孩。”柳如眉不屑道,“她不像顾霏那样贪心,只是让自己稍稍变漂亮那么一点,所以相应的自己看到的样子也不那么可怕。可惜,久而久之她还是承受不了,最终疯了。¨

赵计奕无言以对。接受了那种幻术的三个女人,一个死了,一个疯了,惟一没有崩溃的一个正在他的面前,带着某种荒芜的表情。可是,她还是正常的吗?或许她也已经疯了。他想。他看着她,如玉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在他眼中幻化成另一种面目。其实他难以想象在幻术背后她的真实样子。赵计奕觉得眼前的景物晃动起来,像是有水波在面前流动。他渐渐控制不住自己,他意识到,事情有什么不对了……

”你……你做了什么?“赵计奕摇摇晃晃地站起夹存’惨白的烛火下,柳如眉的表情晦暗不清。他的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了,有一种恍惚的陌生感。只听到她幽幽地叹息,像从非常遥远的地方飘来。

”你知道吗?其实我真正恨的人不是顾霏,也不是王雪怡,而是另外两个人。“赵计奕竭力自制,但眼前还是浮现无数的幻象。只有柳如眉的飘渺声音如影随形。、”他们一个已经死了,另一个我也已经找到:你想过吗?我为什么要对你说这么多?其实,我曾经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不管是别人还是自己看来都是如此,但那是在我十二岁以前。十二岁那年,我遭遇了一场噩梦。在一个公园里我被逃犯所劫持,他手中举着硫酸威胁那个警察。然而,那个警察却不顾我的安危,开枪射杀了他。硫酸毁了我的脸,我从此成了怪物,被歧视,为人所厌恶。其实顾霏和王雪怡只是女生普通的卑劣,毁了我的,是那两个人……那个警察只是为了自己的虚荣,对不对?一切总是要付出报偿的……“

是的,一切都是命运之轮的运转。赵计奕的心被无尽的痛苦所淹没。这么多年的负罪感在这一刻被无数倍放大,他看见当年那个女孩无辜的眼睛。他发现自己被无数面镜子包围,秘密的小屋不见了,他在镜子间穿梭奔跑,没有出口。镜中折射出丑恶的面孔。扭曲的,破碎的,还有灼热的光芒,像要灼干他的血液……他不可抑制地想毁了那些碎片,毁了他自己。可是,还是有某种求生的欲望占据他的心。他多年来曾经许多次徘徊在生死边缘,都是这种欲望让他从死亡线上回来。在这种疯狂的状态中呆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他突然猛地冲向一面镜子,狠狠地撞了过去。像是什么被打破了,清新的空气涌了进来……

他失去了知觉。

赵计奕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身处医院。据说,是一个收废品的人在郊外的垃圾场旁边发现了他。他回想之前的事情,觉得如同一场梦。同事嘲笑他说,身经百战,如今却栽在一个年轻女孩子手里。

顾霏的案子最后只能以自杀做结论。事实上她的确是自杀,并且,诚如柳如眉所言,她早就知道后果,那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关于王雪怡,也是如此。

至于自己,赵计奕想,柳如眉说过,他是她真正所恨的人之一。在那个密室中,她用某种方法造出了幻象,令他在一段时间中迷失了心智。若他没有用尽。所有的勇气和力量冲破镜子的牢笼,是否也会陷入灭顶之灾?他不知道。也许,那就是她的目的。

但是,其实柳如眉并无真正伤人的行为。她只是让各人隐匿的丑恶与罪过清晰地显现在自己面前。尽管一切都不为他人所知,可是在每个人面对最丑陋的自己时,却还是难以接受。

而在自己曾经的罪过面前,赵计奕却知道,毁灭或者死亡都不是最好的惩罚。能够去赎罪的惟一方法是,去揭开和惩治更多的恶。

我们不该逃避。

警方搜查过画眉坊和那个郊区的小屋,人去屋空,柳如眉早已不见踪影。赵计奕出院之后,某一天经过画眉坊,看见招牌已经被取下,只剩下一张”求租“的纸片。像是已经贴了很久的样子,破破烂烂,在风中簌簌作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