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头少女

  • A+
所属分类:校园鬼故事

1.疯癫少女 顾晓洲大学时出类拔萃,毕业后顺风顺水,却没想到,一个跟头栽进投资陷阱里,不但败光积蓄,还因为挪用公款锒铛入狱,摔了个鼻青脸肿。

三年后,从监狱里走出来的顾晓洲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意气风发,他决定留在服刑的这座陌生城市,一个人静静地治好自己的病。

在一个老旧的小区里,他租了一间小小的公寓把自己塞进去,出入孑然,在这样的日子里,他遇到了阿双。

阿双很漂亮,但瘦弱单薄,面色很苍白,眼睛大而空洞,表情有些阴郁冰冷。看着她,顾晓洲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意味不明的寒战。

“我的头不见了一个,你能不能帮我找一找?”少女一本正经地对顾晓洲说。

原来是一个漂亮的疯子。顾晓洲摇摇头,带着一半怜惜一半庆幸的心情走进了单元门。

几天之后,顾晓洲无意间听到小区里几个老太太的闲聊之后才知道,“阿双”其实并不是那个女孩儿的名字,而是“她们”的名字,阿双竟是个双头人!

阿双出生时吓坏了她们的妈妈,她们还没满月,妈妈就跑了。她们十四岁时,不堪压力的爸爸选择了自杀,她们就成了孤儿。

爸爸死后,阿双不久也消失了,大家都以为她死了,谁知她突然又回来了,而且成了只有一颗脑袋的正常少女,却疯疯癫癫总说自己丢了一颗头。

阿双的故事很诡异,顾晓洲虽煞害怕,可也很感兴趣。顾晓洲的夜晚多了一件事——在小区里游荡,试图再次偶遇阿双。

一周后,顾晓洲成功了。

“你可不可以帮我找找我的头?”

再次听到阿双的请求时,顾晓洲看出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他仔仔细细地打量了阿双,没有看到任何她孱弱的肩膀曾经长着两颗头的迹象。

“你的头怎么丢的?”顾晓洲问。

他的活让阿双一怔,脸上显出一丝迷茫,继而是惊恐,然后又掺入悲伤。

“在……在……”她似乎想说,却又不愿意说出来。忽然,她悲伤地捂住脸开始哭泣,哭着哭着,便扔下顾晓洲跑掉了。

顾晓洲跟踪了她。

2。跟踪

跟着阿双,顾晓洲穿过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当眼前变得开阔,路灯换作繁星,他发现阿双已经引着自己来到了郊外一座墓碑前。

深夜,幽林,一个白衣少女依偎着一座墓碑在哭泣。顾晓洲五官抽搐,不敢再靠近了。

“阿双丢了,是不是你带走了她?我知道你最疼她,可是你不能带走她,她走了,就再没有人陪我了。”阿双开始对墓碑说话,语声幽幽,鬼气森森。

所幸墓碑并没有回答她,于是她的情绪渐渐变得激动,她开始拍打墓碑,并用力抓挠墓碑!

顾晓洲仿佛看到了阿双的指甲在坚硬的墓碑上折断撕裂,她的指腹被摩擦得鲜血淋漓,但她却不肯停止,似乎被恶鬼占据了肉身。

顾晓洲忍住恐惧,咬咬牙冲了出去,在他试图抓住阿双的手时,阿双惊叫着推开他,飞快地跑到不远处一堆树枝旁,伏在地上蛇一样扭曲着,飞快地钻到了树枝下面。

“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想帮助你。”顾晓洲一边努力平静自己的心跳,一边用尽可能温和的声音安抚着阿双。

阿双没有回应。当顾晓洲咬牙挪开树枝,阿双已然不见了。

“你在找我吗?”

蓦地,顾晓洲身后响起了-一个冰冷沉闷的声音。

顾晓洲吓得差点儿大叫出声,五官滑稽地抽搐着回过头,看到了一袭白色的衣裙。顾晓洲不确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阿双,因为眼前的少女虽然穿着阿双一样的白裙子,但头上裹着厚厚的黑布,根本看不到她的脸。

“你……是阿双?”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是不是姐姐告诉你的?”少女问。

姐姐?她指的是刚刚消失的阿双吗?顾晓洲悚然一惊——莫非她竟是阿双寻找的那颗头!

“你……你到底是不是阿双姑娘?”顾晓洲喉咙发干。

“你想知道吗?好,那你自己看看吧。”少女忽然阴森一笑,慢慢抬起手开始解开包裹住自己头脸的黑布。

她的动作平稳缓慢,却似乎是要展示给顾晓洲一幅炼狱图。顾晓洲的恐惧在她舒缓的动作里成倍增加,终于惊叫一声,落荒而逃。

狼狈地逃回家中,顾晓洲已是汗透重衣。

阿双到底是人是鬼?到底有一个还是两个阿双?顾晓洲不知道答案,但他心里却已偏于相信阿双有两个:一人,一鬼。

第二天中午,顾晓洲鼓起勇气,再一次来到了那片树林,终于找到了昨晚那块墓碑。

那确实是一块墓碑,乌黑坚硬的大理石上简单潦草地刻着一个名字,既没有死者的生卒年,也没有立碑人的信息。

不需要仔细去看,就可以看到墓碑上还有很多细细的划痕和斑驳的血迹,那应该是昨晚阿双留下来的,她的指甲竟然可以在坚硬的大理石上留下抓痕!

墓碑后的坟堆低矮而杂草丛生,那一点微微隆起,如果没有墓碑,没有人会意识到是一座坟。

顾晓洲又去检查昨晚掩护阿双消失的那堆树枝,在那里,他发现了一些异常。

那里有一片草略显枯萎,明显和旁边的不和谐。

顾晓洲试着去拔那片草,结果带起一块地皮,一个细细的洞口暴露出来。

那洞很深,粗细如人,洞口边缘处可以看到一道道抓挠的痕迹,和墓碑上的抓痕似乎相同。这就是昨晚阿双消失的根源?她现在是不是还躲在洞的深处?顾晓洲没有勇气钻进去一探究竟。

除此之外,顾晓洲再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痕迹,只能退出树林。

返回城中,肚子已经很饿,顾晓洲顺路进了二家小饭店,不想却在此时看见阿双。

顾晓洲三步并作两步蹿出了小饭店,顾不得想太多,他冲过去抓住了阿双的胳膊。

猝不及防,阿双惊呼出声,大眼睛里的惊恐令人心疼。

“放开我!你干什么?”阿双开始激动地喊起来,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顾晓洲很慌张,急促之间没有他法,他压低了声音对阿双说:“我见到了你妹妹!”

这句话像一句咒语,立刻起了作用,阿双仿佛突然遭受到了雷击,浑身一震,停止了喊叫。

“没事的,没事的,她是我妹妹,只是在闹情绪。”顾晓洲一边向周围的人解释着,一边拉着阿双迈开脚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