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书局之三心

  • A+
所属分类:民间鬼故事

刘敏按下开窗键,夏夜的风灌进车里,让她的脑子清醒了很多。她转头看着正在开车的老公,他对她深情地笑。刘敏说:“专心开车。”她心中有点不属,男人都是如此,不给点颜色看看,他们就不懂得珍惜,即使自己的老公也不例外。

她想起了前日下午的争吵,她歇斯底里地彻底发作一回,下定决心跟这个曾同床三年的男人离婚。她掉了花瓶、电话,把一水箱的鱼残忍地扔到地上不顾它们的死活。她的理由很简单,老公是个工作狂,他太忽略了她,只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她生活得就像那水箱里的鱼,环境舒适,却寂寞得要死。

老公愤而离家,在失踪了几个小时以后,奇迹般的判着两人。他买了鲜花,买了红酒,昨天一早到公司。请了一个星期的年假,只为了陪着她。刘敏应该瀵足了,但是她仍觉得不够,她希望老公既能帮着做家务,又可以赚很多钱,还时时把自己当作宝一样的宠爱,她觉得这才是爱情。

车子已经停在自家的楼下。刘敏和老公一起乘电梯上楼,老公的手里拎着大小形状各异的袋子,这是今天去购物的战果。刘敏靠在门边,等着老公拿钥匙开门。

门打开,屋子里竟然亮着灯,地板锃亮。刘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换鞋进屋,逐个房间巡视,所有的地方都焕然一新,一尘不染。堆了很久的脏衣服已经晾挂在阳台,厨房灶台上的油烟也消失无踪。刘敏惊讶地说:“我们家里来了田螺姑娘?”

老公不置可否:“也许白天妈来过。”他趿拉着拖鞋开始刷牙洗脸。

刘敏的婆婆是个很严厉的老太太,一直和刘敏不合,也许是因为刘敏要和自己的儿子闹离婚而突发善心吧,刘敏这样想。

“亲爱的,快睡吧,明天还要去看一天的指环王三_部曲。”老公的声音让刘敏觉得甜腻腻的,她感到十分窝心,关了客厅的灯。洗脸睡觉。

一连三天,老公就如密月般陪侍在刘敏的身边,嘘寒问暧,百般呵护。虽然已是夏天,刘敏却整日里如沐春风,心情惬意。

她问:“老公,你真的爱我?”

他答:“不爱你,为何把你娶回家,让你管着满足你。”

刘敏旁若无人地走在大街上,双臂环住老公的脖子:“对不起哦,我太过分了。”

老公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痛苦得弯下了身,脸色青白得吓人。刘敏惊慌了,她急急地问:“亲爱的,你怎么啦?你怎么啦?”刘敏仔细端详,老公面容憔悴,原本壮实的身体,怎么经不起她的重量?“我们回家休息吧,不要在外面吃晚饭了,你太累了。”刘敏自责道。

“没事,没事。”老公瞬间又恢复了,微笑道,“你不要再突然袭击我就好。”

刘敏半信半疑地去吃了饭,她一直观察老公,一切已经恢复了正常,她稍微放下了心。晚饭过后,刘敏和老公谈笑着回了家。这两天每次回来,家里都已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改变得不仅是老公,连婆婆都好得让人不敢相信。

打开房门,灯还是亮着,家中明显又被整理过,早上匆匆离家没来得及叠的被子也平平整整。刘敏知道再不给婆婆打个电话,实在是过分。她看着疲倦的老公爬上床,墙上的表刚刚指向九点,她拨通了婆婆家的电话。

“喂,妈。我是小敏。”刘敏打招呼。

“小敏啊,你们今天又出去了?不是我说啊,有钱别这么乱花。”婆婆的声音传过来。

刘敏厌恶地感觉又冒了出来,但是看在婆婆接连几天打扫的份上,她忍住了怒气:“妈,我知道啦。这两天谢谢您啊,我自己打扫就行了,您明天不用再过来了。周末我们过去看您。”

“打扫什么啊7我都一个月没去你们那里了,住得这么近,你们也不过来看看我和你爸。”婆婆抱怨道。

刘敏手拿着电话,脑子里却嗡嗡地响。婆婆没有来过?打扫的人是谁?

“小敏,小敏?喂!”婆婆电话里叫。

“妈,您早点休息吧,我没事了。”刘敏啪地挂断电话,急冲冲地跑进卧室,“老公,老公,妈没有来过,给我们打扫的人是谁啊?”

老公已经睡得很沉,刘敏怎么播也摇不醒他。刘敏突然觉得家里有点可怕,她跑到大门旁,把防盗门的三道锁通通锁好,跑回卧室,把卧室的门也给锁上。不管来的是谁,可以随意进出自己的家实在是让人担心,刘敏决定明天一早,就把大门的锁换掉。

防盗门的锁很难换,折腾了一个上午终于忙完了。刘敏抓起钱包,一边往外走一边跟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老公说:“我出去买点菜,中午我们在家吃。”老公点头,刘敏独自来到附近的超市。

刘敏精心地挑选,从货架上把东西取下来,放进购物车。

“刘敏。”有人拍了她的肩膀一下。

刘敏抬头,是老公同事的太太,家也在附近,和刘敏一样,是个全职主妇。刘敏笑着打招呼:”你好啊,好久不见。”

同事太太低头看刘敏的购物车:“买这么多好吃的啊,是得给你老公补补。”刘敏微笑,同事太太继续说:“我们家那口子说昨天看你老公脸色很不好,这几天公司准备展览会,给你老公累坏了。”

刘敏脸上的笑僵住了,她疑惑地问:“什么展览会?我老公在放年假啊?”

同事太大笑:“我昨天往公司给我们家那口子打电话,还听见你老公在旁边说话呢。”

刘敏说:“你听错了吧。”

“不会,你老公还在电话里邀请我去你家呢。”同事太太有些纳闷,“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刘敏感到事情有些蹊跷,她顾不得已经装满的购物车,匆匆地离开了超市,把一脸不解的同事太太留在了身后。

刘敏感觉自己心跳得厉害,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这是怎么回事?她哆哆嚷嗦地掏出新钥匙打开了房门。

老公身上围着围裙正在拖地,他看见刘敏立在门口,温柔地说:“回来啦?饭已经做好了,等着你吃呢。”说完,又继续地打扫。

刘敏不知该如何开口。她直奔电话旁,援通了老公办公室的号码,电话响了,电话那端传来熟悉的声音,刘敏的心仿佛被紧紧地攥住,她听着电话里老公“喂,喂”个不停,嘴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刘敏立刻挂断电话,转身,看向卧室。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在卧室的床上,还有一个老公躺在那里,手里举着早上的晨报。刘敏感到一阵眩晕,她站立不住,眼前一黑,一头载倒。

“刘敏,刘敏……”刘敏的手很疼,有人在掐她的虎口,她睁开眼睛,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三个老公围在她身边,一个西服笔挺,—个穿着体闲,一个围着围裙,三个人都表情紧张,焦急地看着她。

刘敏腾地坐了起来,她拉紧身上的毛巾被,一身的冷汗:“为什么?怎么会有三个?哪个才是我的老公?”

三个老公彼此对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我们都是啊,这不是你希望的吗?”

“我希望的?怎么是我希望的?”刘敏的头开始剧烈的痛,她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这是你的愿望啊,你自己要求的,难道你都忘记了?”三个老公又异口同声。

刘敏突然似有所悟。她惊讶得张大了嘴巴,想起了那天和老公吵架后发生的事情。

老公跑出去半个小时了,刘敏看着家中一片狼籍,心情糟透了。她感觉窒息,她不要再在这个家里多呆一分钟,锁好房门,乘坐电梯,她快步地逃言了已经不像是家的地方。

刘敏漫无目的地在这个城市闲逛,慢慢地走迸了一片旧城区,一个她从来没有来过的偏僻的地方。中间是窄窄的小路,两旁是低矮的旧式建筑,刘敏没想到在这个都市里还有这样一个没有沾染现代气息的地方。她懒散地走着,两边的房门都紧紧关闭,虽然是下午,但是却不见一个行人。

前面有一个小屋的门开着,刘敏慢慢走过去,门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牌匾,上面写着:愿望书局。她走了进去。房子里有些暗,窗户仍是旧式的木制结构,阳光透过窗棱射进屋里,淡淡的尘烟弥漫,屋中放满了暗红色高及屋顶的笨重书架,刘敏手拿起一本翻翻。线装古书,书页翻起,久置的霉味扑鼻而来,夹杂着灰尘扬起,刺激得刘敏喷嚏不止。

“要买书吗?”在书架的另一面。苍老的声音响起。

刘敏透过书本之间的空隙看过去,黑框眼镜,满头银发的老者转过身走来。

“我随便看看。”刘敏心情不好,随意地回答他。

“我这个愿望书局开了很多年啦,一般人是找不到这里的,既然你能走进来,我就推荐一本书给你。”老者面无表情,把手里的书递给刘敏。

刘敏接过书,书的封面上写着:三心。她把书打开,书页是空白的,刘敏有些生气,和老公吵架心情已经很糟糕了,这个老头还拿本空白簿子打趣她。

她把书还给老者,说:“这本书没有内容。”

老者神秘地瞅过来,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刘敏:“谁说没内容,你再看看。”

刘敏接过来再看,第一页有了内容,她仔细地看,竟然写的是她和老公吵架的过程,连她的名字和家庭地址都写得一字不差,刘敏心中一惊,书掉在了地上。

“这怎么可能?”刘敏感觉老者的眼神有些异样,她的意识开始模糊,似酒醉未醒的神志不清。自己的声音很空,很远,似乎不是从自己的嘴里发出的声音。

老者变戏法似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支笔,他把笔塞进刘敏的手里。刘敏的手不听使唤,她机械地拿起笔,在书的扉页上写着:我要既能做家务,叉会赚钱,还可以整天陪着我的老公。她艰难地写着,大脑已经失去控制,她的眼前不停地闪现一个个陌生的人在同一间屋子里,穿着各个时代的衣服,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字的样子。终于写完了,她浑身一软,倒了下去。

老者嘿嘿地冷笑:“我的收藏又多了一个,很好,很好。”

刘敏回想了起来,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家里的床上,她不知道怎么回到了家,而回到家后,她去愿望书局的记忆也全部消失了。没过多久,老公捧着鲜花和红酒,一脸温柔地站到自己的面前。

刘敏的头又开始痛了,她抱住头,沮丧地说:“好像是我的愿望,但是我只是要一个全能的老公,怎么可以有三个?”

三个老公突然提高音量:“你知道不可能有这样十全十美的人,所以我们才会有三个。”

“不,我只要一个,我不要三个!!”刘敏抱住头大叫,“你们都消失,通通消失!”

“亲爱的,我们陪你玩,给你赚钱,还帮你打扫,你怎么可以让我们都消失,你不是要这样的生活吗?”三个老公的脸开始扭曲,失去了正常的血色,脸色惨白,眼睛外凸,一起涌向刘敏。

“死老头,你让他们走,他们不是我老公,你把我的老公还给我!”刘敏吓得从床上跳起,躲避着已经失去人性,疯狂地想要抓住她的三个老公。

“嘿嘿……”一阵烟雾后,老者的身影出现,“刘敏,你的愿望实现了,你该回报我了。”

“我根本没有要你给我实现什么愿望,你是个恶魔,你把我的老公还给我。”刘敏已经被三个老公抓住,她被按在床边,动弹不得。

“你心中没有贪欲,你怎么可能会遇到我?内心美好的人是没有见到我的机会的,你应该问问你自己的心,”老者缓缓地说,“你的愿望我已经收集,为了实现它,你原来的老公已经在这个世界消失,我另外派了三个人,你这几天过得不是很好吗?你应该感激我才是。”

刘敏呆住了,这的确是她的欲望造成的后果,她从想嫁个有钱有才的老公开始,到做了全职主妇后的不满足,她的虚荣与贪心使她的生活一团糟。她坐在床边不再挣扎:“我的老公已经死了吗?”

“他早你一步去了我的世界……”老者又开始嘿嘿的冷笑。

刘敏无力地低下了头。

一个老太太带着公安局的人撬开了房门,屋内凌乱,花瓶摔破在地上,电话的听筒也裂了一个大口子,水箱粉碎,鱼的尸体早已发臭,家里似乎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您发现他们失踪后没有来过这里?”王队长问。

老太太擦拭眼角的泪:“我和媳妇的关系不好,不怎么和他们来往。已经一个星期了,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来过一次却发现门锁也换了。他们去了哪里了?真是急死我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老太太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您别急,也许两口子吵架出去了,我们也会尽快地去找,您先回去吧。”王队长皱着眉头。

“这可怎么办啊……”老太太哭着不肯走,一个女刑警强行把老太太搀了出去。

老太太走远了,王队长自言自语:“这是第三个无故失踪的人……”

愿望书局里,老者看完报上的寻人启事,随手把报纸扔进纸篓。他拿起一本书翻阅着,线装古书,竖版排得满满的,老者亲切地对书说:“你们就好好地住在这里吧。”说完,他满意地把书放进满是尘土的书架,书的封面用墨笔写着:三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